【嘉善记忆】嘉善人书写的这幅对联!他收藏了……

嘉善县传媒中心 2021/9/22 10:49:19 浏览数:53608

小时候听爷爷说,嘉善人钱能训不仅官做得大,而且是位大孝子。爷爷还清楚记得钱能训母亲出殡时的盛况。所以儿时,我就对钱能训这位乡贤印象很深。

长大后,查阅相关资料,对这位嘉善乡贤有了更多的了解。


钱能训

钱能训(1869-1924),字幹丞、幹臣。浙江嘉善人。清光绪二十四年(1898)进士。先后任监察御史、广西副主考、湖北、广东乡试主考官,广西学政,1906年调任巡警部左参议,后任刑部主事、奉天右参赞、顺天府尹、陕西布政使。1911年以布政使护理陕西巡抚职。1918年12月20日至1919年6月10日,任北洋政府第十三届国务总理。


多年来,我热衷于嘉善名人手迹的收藏,可惜有关钱能训的手迹,一直没机会遇到,这不能不说是自己收藏生涯中的一件憾事。

2013年8月,海盐的陈先生在一位老人家里见到有钱能训的对联,知道是嘉善乡贤,便与我联系并告知这个信息。那天是高温天气,接到电话后,我立马到汽车站,冒着高温酷暑赶往海盐陈先生处。

陈先生带我来到一条小巷,小巷弯弯,往右一拐,一位老人迎了上来,他头发都白了。老人领我们走进一座老宅,家里有些凌乱,然而正厅的墙上收拾得很雅致。任小田的《荷塘清趣》,两边配以钱能训对联。虽然有些不伦不类,但我在意的是那副七言对,内容是:“句从月胁天心得,笔与冰瓯雪椀清”,范成大句。书法用笔厚重,笔笔沉静,端庄平和,气度雍容,典型钱氏书风。

老人说:“这副对联是钱能训送给我爷爷的,他们都是徐世昌的部下。钱能训当过总理,是你们嘉善人。‘文革’时,很多字画毁掉了。这副对联我父亲偷偷藏在阁楼里,生怕被发现,把钱能训三字用纸粘了起来,才得以保留。上世纪90年代,我找人重新装裱,但原来粘住的地方,颜色还是比其它地方白。”听了老者的叙述,我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,有些冒昧地提出想收购对联的想法。可话一出口,我马上后悔,怪自己不该这么唐突啊。果然,老人听了一脸不快,“钱能训是嘉善人,我知道,但这是我祖父留下的东西,在我手里是不会卖的!”我不敢再说什么。

回去后,钱能训对联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,但事已至此,想收藏对联已成泡影。转念一想,我是否该去拍张照片,把资料留下来呢?然而上次得罪了老人,老人会不会同意让我拍照呢?我很犹豫。这一犹豫,又是一年。

2014年12月,我再赴海盐,找到老人。老人仍住深巷,家里依旧凌乱,可墙上钱能训的对联不见了,我心里凉了半截。幸亏老人还记得我,见我就说:“小伙子,还惦记着对联吧?我的老房子潮湿,不容易保存,放儿子家了。”老人快人快语,我有些忐忑。放儿子家?是传给儿子还是暂时由儿子保管呢?这次我不敢造次。我万分小心地提出只想拍一张对联的照片,留个资料。出乎意料,老人说:“你不想要了吗?”我突然有些晕乎乎的,猜不透老人的真实意图。老人看出我的紧张:“上次你不是想买吗?我当时有些生气,来看了就提出要买,我对这件宝贝也是有感情的。你走后我想了想,自己年纪大了,也保管不了几年。也该为宝贝找个好归宿了。所以我问了儿子,如果他喜欢,就继续保存在我们家。可儿子是做生意的,不喜欢这种破破烂烂的东西,也不缺钱,所以让我自己处理。”老人声音很低,音调平缓,可在我听来,如同炸雷一般,我又看到了希望!我急切地向老人表示:“对联我肯定要,今天能拿回来吗?”老人让我别心急:“儿子在广东出差,等他回来我帮你去拿。”

又过了一个月,临近春节,我打电话给老人,老人说:“年底到了,儿子这段时间很忙,对联的事等过了年再说吧。”根据以往的经验,我暗觉不妙,老人是否反悔了呀。这个春节,因了这件事,年也过得滋味全无,我盼着这年早些过去。

好不容易捱过了年,我连续给老人打电话,都没人接,更证实了我的猜测。心里开始嘀咕,开始说不卖,也就断了念想,这不是折腾人吗?转念一想,好事多磨,再等等吧!只能如此安慰自己了。

又过了一年,我快把这件事给忘了。一次县史志办开会,会后几位朋友聊天,谈到史志办原来有张钱能训母亲出殡的图片,长卷,是印在当时画报上的。一位老先生告诉我们:“钱能训为人低调,字写得一般,所以不太愿意送人的,留下的书法作品极少,几乎见不到。”这让我又记起老人家里的那副对联,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。我拿出手机想拨老人的电话,可号码怎么也找不到,这才记起,前段时间丢了手机,由于事先没有保存,原来的手机号都丢了。我想,可能自己与这副对联无缘吧。虽这样想,我还是拨通海盐陈先生的电话。朋友在电话里说:“去年3月份,我和老人通过电话,和他聊起这副对联,老人说已经卖给你了呀!”去年3月份,就是老人说的过了年后。我觉得有些蹊跷,不知道老人为什么会这么说,于是决定再去老人家里看看。

今年8月,又是高温天气。陈先生和老人约好,我第三次走在小巷的石板路上,老人在我们第一次去的地方接我们。老人又苍老了许多,白发更加凌乱。一见面,老人就埋怨:“你以为我会活到100岁啊,等你这么长时间不过来。”从聊天中得知,去年,老人在上海女儿家过的年,我打电话时,老人还没回家呢。自从老人答应把对联让给我后,就用布把对联包好,再也没挂过“怕再弄脏了,你来了不好交代。也有人问过对联的事,我告诉他们已经卖了。”老人这样说。从老人手里接过对联,虽然是盛夏,但还是感觉心里暖暖的。“打开看看吧。”老人提醒我。“不用不用,肯定没问题!”我相信眼前这位老人。“你不看我还想看看呢,确实有些舍不得啊!”老人笑着说。

回来后,我忽然觉得,对我而言,那位慈祥的老人比珍贵的对联更加重要。对联无情人有情,我暗下决心,有机会一定要多去看看老人。

文:金身强


金身强生于嘉善,长于嘉善,以收藏嘉善地方档案史料为主。他用档案找回故乡逝去的记忆,用策展帮助更多的朋友来认识嘉善,金身强所做的一切源于他对故乡真挚的爱,浓浓的故乡情。


(稿件:县档案馆)


编辑 | 王晗滢

责审 | 冯建萍

嘉善传媒新媒体部

QQ图片20170930171251.png

20180105112312018499000.jpg

热门跟贴
(1)